當我們使用一個產品或服務,你能體會到的順暢、愉悅、驚喜等感受,都是「系統能力」長期積累的結果。例如 Spotify 讓你不用下載就可以即時聆聽音樂,就是採用了支撐大量資料串流的後端系統,並且從租用資料中心空間轉移到雲端平台上,提升效能和效率。

若你在 Spotify 點擊一首歌,你會確定點擊當下就有音樂進入你耳裡,這就是梁寧所說的「確定性」。服務提供了確定性就會讓使用者產生依賴,增加信任感和黏著度,此時再來談「效率」才能有效提升服務價值。

彼得・杜拉克:「最沒意義的事,就是努力以更有效率的方式,做根本不該做的事」

本文對應《梁寧・產品思維 30 講》範圍▪️ 13 怎樣用系統能力給人提供確定性
▪️ 14 系統效率:小米的效率革命
▪️ 15 系統世界觀:微信、米聊、陌陌
▪️ 16 系統迭代:微信紅包的意外與刻意
▪️ 17 系統生死線:獵豹和它的關鍵任務

確定性與效率是服務的本質

過去我一直秉持著「即使是 toB 產品也要追求美感」的信念,直到我走進一間獨立書店,因緣際會下和老闆聊起書店用的 POS 系統。老闆對他目前使用的 POS 讚不絕口,興奮地說功能非常強大,好想推薦給其他書店老闆。

好奇之下看了系統介面,在設計師眼中看來一點都不吸引人,但它完全抓住老闆的心,靠的就是系統能力與確定性。它連結了龐大的書籍資料庫,掃碼就能讀取 ISBN 碼,老闆可以根據銷售報表了解讀者喜好、調整選書方向。

梁寧以隨處可見的 ATM 為例,機器長什麼樣子只是很表層的因素,重點是能不能讓前來領錢的民眾每次都領得到錢?這又會牽涉到 ATM 選點位置要符合當地人流需求、需要有足夠的電力維持運作、取不到錢時還要有客服為你處理。

--

--

我們常說「設計師要有同理心!」不過同理心的養成並不是聽聽他人的故事就能生長出來的,你必須理解故事背後藏著什麼樣的情緒。我們的行為決策很多時候是被細微的情緒所驅動,因此若你能掌握情緒,你就可能在產品中驅使使用者作出你希望他做或不做的事。

如果你看過電影《腦筋急轉彎》就會知道人有幾種基本情緒,而梁寧講解的就是兒童時期與生俱來的生物型情緒——愉悅、不爽、憤怒、恐懼。《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師》提到它們就像「三原色」,隨著個體發展,我們的情緒與反應都會越來越個人化,產生不同色調和色差。

本文對應《梁寧・產品思維 30 講》範圍▪️ 03 同理心訓練:怎樣理解愉悅與不爽
▪️ 04 同理心訓練:怎樣理解憤怒與恐懼
▪️ 05 同理心訓練:產品要順應用戶潛意識
▪️ 06 認清人的本性,理解角色化生存
▪️ 07 自我與自律,哪一種更貼近產品精神

把四種基本情緒作為度量衡

情緒到底對一個人有多大的影響力?梁寧說可以把人想像成手機,情緒就是如 iOS/Android 的底層系統、後天學習的知識技能是 App。一旦情緒崩潰,那些積累的知識技能也完全無法運作了。

經典的正向心理學《象與騎象人》則是用大象比喻情緒、騎象人比喻理性,當大象不受控想橫衝直撞,騎象人根本無法駕馭大象。

為了在產品中持續為使用者創造正向情緒,我們就必須知道什麼情境會出現愉悅、要怎麼避免不爽或憤怒、該如何消弭恐懼。

--

--

隨著工作時面對的情境越模糊、越複雜,我也投入不少時間思考「設計是什麼、設計師應該如何看待設計、為什麼設計之於社會很重要」,而非只著重於眼前的視覺表現。

很意外的,日本設計大師佐藤卓在《塑思考》回應了上述把我困住已久的問題,我也得以重新定義「設計」對我而言是什麼樣的存在。

文章架構一、用設計解剖既有事物
二、為真實情境而設計
三、把自己當作黏土

一、用設計解剖既有事物

這本書並非限定設計師閱讀,它可以讓你在生活中植入設計思維,大至社會和文化議題、小至超市裡的食品。有想過看著一片地瓜乾就能想到全宇宙嗎?

地瓜乾的誕生,和萬事萬物息息相關,陽光、水、土壤、氧氣、生產技術、地瓜品種改良、產品管理、包裝、價格、脫氧材料、流通、能為人體補充哪些養分等。

佐藤卓將設計比喻為一把「手術刀」,剖開既有事物,重新檢視。

這樣的觀點同樣應用於他經手的樂天薄荷口香糖、明治好喝牛乳包裝設計。

延伸閱讀 👉🏻 打造經典的關鍵思考!日本設計大師佐藤卓,親解明治牛乳、LOTTE口香糖創作過程

二、為真實情境而設計

提出 The Elements of User Experience 的設計師 Jesse James Garrett 談到使用者經驗設計在近二十年來的最大挑戰時,他說很多假設性的情境或故事少了「真實性」,沒有確切證據顯示這就是使用者的問題所在。

佐藤卓雖然是平面廣告設計出身,卻不會死守在工作桌前空想設計,而是身體力行潛入和產品相關的場域,讓表層的包裝設計貼近於產品內容的本質。

他檢視樂天薄荷口香糖在商品貨架上的位置、消費者會用什麼角度的視線注視它、會透過哪些容易記憶的元素辨識它。他研究明治牛乳和日本整體牛乳的市場現況、母牛如何分泌乳汁、酪農業把牛乳商品化的過程。

這兩款商品的包裝設計結構單純,目的是為了在琳瑯滿目的商品選擇裡,容易被消費者記憶。佐藤卓挪用建築界的概念 — — 結構和意匠,思考包裝設計的脈絡。結構指的是建築物所需的柱和面等構造,意匠指的是覆蓋在結構之外的窗戶和牆壁等必要表現。

建築必須考量在自然環境當中的經年變化,平面設計則必須考量在人類記憶中的經年變化。

只要了解這個道理,就如書腰上說的,「不做設計」和「不改設計」也是重要選項。有些物品只需要保持原貌就是理想狀態。

延伸閱讀 👉🏻 使用者經驗設計迎來20年最大挑戰,設計師如何存活?

三、把自己當作黏土

看完全書後再看到書封上的「塑」字下方,有一個幾乎看不見、淺淺壓印的「する」,在日文的語境裡是「做」的意思。佐藤卓不解為什麼要在設計後方加上「する」,明明設計本身就是一個動詞,這樣會讓大眾誤以為設計是需要主動積極去進行的。

人類打造而成的設計,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絕大部分的設計,人類幾乎從未察覺感受到。

設計師自身需要先對「設計」有相對正確的理解,以避免加深「設計=裝飾」的普遍社會認知,但也要注意自己是不是在設計中參入過多「自我」。原野守弘在《創意入門》提到,廣告人與其想著「我」和他人有哪裡不一樣,不如想著有哪裡是一樣的,這樣才能創造你我之間的共鳴。

不堅持自己,接納外部的各種想法,保持塑性思考,就絕對不會迷失自己。

塑性和彈性不同,這是貫穿全書的中心思想。彈性和塑性一樣會在外力施加後發生變形,不過彈性在外力消失後會恢復原狀、塑性則是像黏土一樣,形狀從此會被改變。讓自己在環境變動之中保持塑性,將能放下我執、客觀地接納和因應所處狀況。

讓我想到另一位日本鬼才設計師佐藤大就是用 Nendo(黏土)命名自己創立的設計公司,他期望他所創造的設計型態可以像黏土具有極高的靈活可塑性。

為了能夠在設計過程中適時捨棄自我,我認為要先足夠了解自我。

《塑思考》讓你踩在佐藤卓的肩膀上、以更高層次的眼光回望自己,或許你也能褪去身上的繁雜裝飾,留下原貌。

▪️ 佐藤卓《塑思考》
▪️ 臉譜出版
▪️ 購入自三重逃逸線書室

對於本文有任何建議、回饋、想法,歡迎在底下留言!也可以透過我的 Instagram 聯繫我 🙌🏻

--

--

在台中的邊譜書店,我和《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師》相遇了,它被安放在店門口,鮮橘色的書封攫住我的目光,看著封面上哀愁的蛤蟆先生,我很好奇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他會需要去看心理師、他和心理師談了什麼、他有獲得他期望的療癒跟改變嗎?我能從他們的對談中,找到我的療癒嗎?

我跟著書中的蛤蟆先生一起,和心理師蒼鷺進行了十次對談,步步逼近那個即將被揭露的「未知我」,同時承受強烈的自我質疑跟碰撞。就像每天早上起床照鏡子都看見不同面貌的自己,卻又必須接受這就是我現在的樣子。

諮商師和醫生不同,他無法直接給你解藥,讓你倚靠外在痊癒,你得經歷一段苦痛的內在探索,回應諮商師的精準提問,找到解藥的配方 💊

諮詢的過程是如此的不舒適,於是蒼鷺在一次蛤蟆暴怒時提醒道:

諮商過程中所引發的一些觀念,可能乍聽之下會覺得愚蠢、不合邏輯,甚至讓人害怕。但越是能幫助你深入自我的概念,往往最可能引發激烈的抗拒。因為這些概念最可能威脅我們的心理平衡。這些觀念最有可能帶你走向深層的蛻變,而過程往往是痛苦的。(p.138)

蛤蟆選擇承受這些痛苦,從無法說清楚自己的感覺是什麼,到可以覺察細微的情緒變化、回溯過往經歷和現在的連結、理解他人的人格特性。他終於再有力量讓自己好好生活,而不只是「過活」。

文章架構一、跟自己好好說話,才有機會讓自己好好
二、由童年遺跡構成的兒童自我狀態
三、是我們自己選擇我們的情緒反應
四、玩一場「輸家就是贏家」的心理遊戲

一、跟自己好好說話,才有機會讓自己好好

蛤蟆第一次的諮商並非出於主動,他是應三位動物好友的建議前去蒼鷺小屋尋找幫助,所以蒼鷺首先問蛤蟆的是「到底誰是我的當事人」,如果蛤蟆只是為了取悅朋友們,那諮商也無法起到任何效果。

蒼鷺提到兩個關鍵字——自願和合作,諮商師和當事人都要是出於自願進行一段合作關係,蛤蟆不能只是被動「接受諮商」,而是積極「參與諮商」。諮商師會給予全心全意的關注、當事人同樣需要全心投入,待蛤蟆調整好心態,第一次的諮商也正式結束。

蛤蟆接著在第二次的諮商,開頭就被問到「你的感覺如何」,他反射性地回答「很好,謝謝」,蒼鷺追問「你真正的感覺是什麼」,蛤蟆愣住了。蛤蟆不知道要怎麼捕捉自己的情緒,就和兩年多前的我一樣,無從得知情緒如何而來、如何而去,只知道在某些時刻,自己的確會感到不舒服,但我能運用的詞語也不過如此而已。

就像很多人一樣,他從沒有用心思考、看待自己的情緒,也就很難用言語形容,當然更不可能描述給別人聽。事實上,他不自覺地發展出很多行為策略,成功逃避對於自我的認知。(p.46)

我認為這次諮商是個極其重要的建設,為了讓蛤蟆走到期望的 B 點,必須先讓他學會釐清現在所處的 A 點。過去我也曾經用特定的行為策略來逃避和自我對話,我會用大量的徒步時間填滿空虛的下班生活,不是沒有感知到失重的狀態,只是那時候的我就像破洞的氣球,怎麼使勁吹氣也是徒勞。

直到我試著用 ORID 框架分析重大情緒事件,才開始拾起散落各處、碎片式的記憶,再把它們串連起來,學習抓住當下的「情緒點」,依循著過往事件的脈絡,找出它位於哪一條「故事線」上。

《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師》書封底寫著「只要我們的情緒真正獲得理解,就能有成長的機會」,我是這樣解讀的:理解並非來自於他人的認同,而是有能力自己去探究情緒的生與滅。

二、由童年遺跡構成的兒童自我狀態

我有注意到在工作場合上的我、在男朋友面前的我,分別站在獨立和依賴的光譜兩端,我會不自覺和男朋友交流時展露出「小孩子」的狀態,並非無理取鬧也不是幼稚蠻橫,而是回到孩童那樣自由奔放、偶爾有些魯莽的狀態。蒼鷺說我們所處的狀態就是「存在的模式」,無所謂好或不好,更值得探討的問題是——處在這種狀態下會有什麼樣的效果?

如果你要增進對自己的了解,就要跟自己的情緒做連結,並理解這些情緒。如果你否認它們,無論是無視還是壓抑的方式,結果就像截肢,就如身體某個重要的部位被切掉,你在某種程度上變成了一個殘缺的人。(p.89)

經過蒼鷺解釋,我才知道如何用「兒童自我狀態 (Childe Ego State)」來釐清我的幼齡化行為。他說這種狀態是由童年殘留的遺跡構成,包括我們經歷過的各種基本情緒,基本情緒隨之發展成更細膩的行為模式,當我們碰到特定場景時就會觸發這些行為模式,和小時候一樣去感覺跟行動。

這麼說好像還是似懂非懂,蒼鷺接著用三原色比喻我們的基本情緒:快樂、憤怒、悲傷、恐懼,這些情緒構成「自然型兒童」,隨著個體發展,我們的情緒跟反應會受到不同因素(最重要的是父母)影響而越來越個人化。為了讓自己在不犧牲個人特質的前提下生存下去,我們會將三原色混合產生各種色調,形塑成「適應型兒童」。

「了解你的童年就是了解你自己的關鍵線索 (p.74)」,在蒼鷺的提示下,我嘗試撈起一些童年回憶,即使對我來說像在水中憋氣一樣難受。

三、是我們自己選擇我們的情緒反應

除了兒童自我狀態,還存在著「父母自我狀態 (Parent Ego State)」,涵蓋自出來以來從父母學習到的價值觀、道德觀。蛤蟆從來沒有展露過外顯的憤怒行為,他認為自己身上不存在像好友那樣,幾乎每個語句都帶有批評跟指責的「挑惕型父母狀態」,然而蒼鷺提醒蛤蟆:要問自己的問題不應該是「為什麼我沒有」,而是「我的父母狀態是怎麼運作的」。

蛤蟆意識到他雖然沒有審判他人,卻一直在譴責自己,「再沒有一種批評比自我批評更強烈,也沒有任何法官比自己更嚴苛 (p.148)」,蒼鷺希望蛤蟆可以練習對自己提問,用新的觀念打破既有的認知界線,蛤蟆開始發展自我洞察的能力,意識到也許還有另一個自我狀態存在。

這個狀態不像兒童也不像父母,是最成熟也最接近當下自己的「成人自我狀態 (Adult Ego State)」,成人狀態下的自己可以忽視過去父母的聲音、童年的感覺,透過不情緒化的方式作出合理的行為決定,我們處於成人狀態時最有可能對自己有新的認識。

他的內心深處多了幾分力量,他發現自己能夠比較理性地思考那些讓人情緒翻騰或是感到害怕的觀念。當他客觀檢視自己時,他情緒波動沒那麼大了,因而更能好好地理解自己,從而學習成長。(p.154)

不過還有一件事情蛤蟆不理解,為什麼當他回到兒童自我狀態,說出「都是身邊的好友跟幼時父母對待他的方式,讓他如此不快樂」的時候,蒼鷺卻回答這是他自己的選擇?他只想怪罪他人讓他活得這麼悲慘,不想要為自己的情緒反應負起責任,但同時他內心深處也知道只有願意負責,才能自我掌權改變自己。

四、玩一場「輸家就是贏家」的心理遊戲

蛤蟆對自己的悲慘深信不疑,過去的幾次諮商也是一直對蒼鷺訴說他又發生了哪些不愉快的事件,每次都落入讓自己難堪的狀況。蒼鷺說「蛤蟆,恭喜你,你的遊戲玩得很成功」,蛤蟆玩的每一場遊戲都贏了,或者也可以說是他輸了,這些心理遊戲的型態有百百種,但每一種遊戲的結果都是會讓創造這場遊戲的人有著很不好的感受。

每一種遊戲基本上都不是出於真誠,不像正常遊戲那樣讓人覺得興奮好玩,而是會引發非常戲劇化的效果。表面上似乎是在處理現實的狀況,其實受到更迂迴的因素驅使。(p.222)

--

--

身為產品設計師,時常需要執行質化訪談,不斷追問對方「為什麼」來釐清話語背後的行為脈絡,觀察對方所在的場域、表情和肢體動作,解讀他可能在意什麼,挖掘出內心的痛點和渴望。

即使我會這樣對待受訪者,最近卻似乎很少向內探索自己,直到上個月底不得不面對我一直在忽視的人生議題,才意識到我的逃避型交友模式、在感情裡的兒童姿態、工作成癮,成形原因都能回溯到——家庭結構。事件明朗的當下我好像隻才剛要破殼的小雞,準備重新認識我和世界的關係 🐣

在吉本芭娜娜和平良愛綾合著的《內在小孩快樂,你才快樂》裡,兩人透過對談為彼此的記憶進行「清理」,找尋並接受所謂真正的自己,芭娜娜認為這就是人之所以誕生的原因。「唯有那些想走在這條艱辛道路上的人,才會拿起這本書。有些事情即使艱難,也必須正面迎視。(p.131)」,直視真實的自己一點也不輕鬆,不過內心的雜質過濾後,確實變得比以往輕盈了。

我們可以先不用這麼急著分析人生問題的解答,有時候只要好好回應來自內在小孩的聲音,生活的輪廓也就逐漸變得飽滿。

文章架構一、導正錯誤的夏威夷療法:荷歐波諾波諾
二、內向卻又渴望與外界接觸的矛盾內在小孩
三、大方接受有些事自己不會做也做不到

一、導正錯誤的夏威夷療法:荷歐波諾波諾

荷歐波諾波諾,聽起來好像小魔女 DoReMi 的咒語,在夏威夷語裡其實代表著「導正錯誤和失衡」,主要的實踐方法就是吉本芭娜娜(日本著名作家)和平良愛綾(荷歐波諾波諾的推廣者)在本書裡不斷來回進行的「對累積的記憶的清理」。

記憶指的是不知不覺間積聚於世界與內在的淤塞和謊言,而記憶的儲存庫就在「尤尼西皮里(內在小孩)」身上,對我來說比較玄乎的是,內在小孩「不只保存著我們兒時的記憶,更累積了宇宙誕生那一刻到現在為止所有的記憶。(p.24)」,荷歐波諾波諾認為我們承載著這麼大量的記憶。

當記憶透過你做出的任何舉動「重播」時,只要清理它,就能以靈感的形式獲得「神性智慧」,進而擺脫記憶對你的束縛。那麼清理到底要怎麼做?並不是強制遺忘這些記憶,你要做的就是好好照顧尤尼西皮里,或者是在心理默念四句話——謝謝你、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

--

--

去年在《最後抱他的人》看到作者摘錄唐諾的一段話:「下一本書,就藏在此時此刻你正念著的這本書裡頭。」,以我的經驗來說,下一本書不只藏在手上的書本裡,也可能隱身在正在學習的線上課程裡,我就是這樣認識《鎖腦行銷》這本書的。

當時在商業思維學院的數據化營運學程,看到老師提到讓不喜歡你的人也能喜歡上你的「富蘭克林效應」,循著關鍵字線索發現《鎖腦行銷》的書摘,要不是有環環相扣的連結,我很可能不會跟這本書相識。

雖然書名寫著行銷二字,但全書篇幅主要在於講述三種「鎖腦機制」,引用大量實驗和研究讓你瞭解大腦是怎麼對事物做出反應和下決策,不過作者並沒有針對每個實驗和研究標明出處,有部分僅用「有一個實驗表示⋯⋯」帶過,留待讀者自行查證來源😅。其中也有不少實驗在《螢幕陷阱》裡被引述過,讓我懷疑作者是不是也有看過《螢幕陷阱》?

《鎖腦行銷》談及的不只有品牌行銷面的操作,而是從根本上讓你理解你是如何在第一時間做出「直覺」反應、後續再「理性」思考、評估「自我」,這三者都和你的「情感」有關。

文章架構一、你的情感決定大腦會被哪種「鎖」給鎖上
二、直覺鎖:快速、不費力氣的獲得資訊
三、理性鎖:做精確、全面、長遠的評估
四、自我鎖:把資訊跟自我建立關聯

一、你的情感決定大腦會被哪種「鎖」給鎖上

作者提到我們的大腦是一台進行「確定」的機器,面對各種資訊的我們會在確定後把大腦「鎖上」,接著做出反應和產生行為。大腦進行「確定」的模式有三種:

  • 🔒 直覺鎖|無意識的傻瓜式決策,我們會在接收到訊息的瞬間,快速、本能又不費力氣的對資訊做出簡單的「好或壞」粗評。
  • 🔒 理性鎖|有意識的對資訊進行較全面整體的評估,讓自己可以做出「更好或更壞」的精細評斷,雖然更好與更壞有時候只是假象和錯覺。
  • 🔒 自我鎖|自我鎖對人們的影響最強烈,目的是判斷資訊「讓我看起來是好或壞」,產生作用後就會很持久。

至於最終是哪個鎖讓大腦「確定」,就要看三種鎖帶有的「情感」和我們當時的「情感重心」有沒有相匹配。

舉個我最近買長褲的例子,到了店內以後我拿了一件咖啡色格紋寬褲,這是在直覺鎖的作用下,讓我被我熟悉也喜歡的圖樣跟色系吸引;我試穿後又拿了一件同樣版型的深藍色寬褲試穿,這是理性鎖在告訴我,我已經有一件很類似的咖啡色格紋寬褲了,可以試試看其他色系;而自我鎖讓我認為深藍色系雖然不是我的穿衣風格,但讓我看起來有個性。

最後「理性鎖」讓我買了深藍色格紋寬褲,它符合我的身形、衣櫃裡也沒有類似顏色和圖樣的寬褲,因為當時我的情感重心在於「我想買到一件穿起來合身又不會和現有長褲樣貌很相似」的褲子,所以就算「自我鎖」讓我認為我穿著咖啡色寬褲更好看,我也沒有被它影響我的購買決策。

二、直覺鎖:快速、不費力氣的獲得資訊

我們對資訊做出直覺評估時,會借助過往的經驗為它們匹配「意義」,而後帶有情感,也是因為有了意義,我們才能有好或壞的判斷。資訊的「被感知」和「被賦予意義」是瞬間結合的,我們不會意識到過程中發生什麼事,如果資訊沒有意義,我們就無法繼續思考。

人們活在一切都不確定的世界裡,之所以能理解它並且可以游刃有餘的生活都是因為人們對這個世界的感覺是確定的。人們有確定感,就是因為賦予了這個世界意義。(p.17)

✦ 定向啟動:讓人產生特定影響,從而做出特定行為

美國心理學家 John Bargh 做過一系列和「啟動效應 (Priming Effect) 」相關的研究,其中一項研究的一組受測者在看了和老年人相關的詞語後,走到另一個實驗室的路程竟然明顯長於另一組受測者,實驗發現到一些被我們忽視的、無意識接收的資訊,會影響到我們後續的行為。

關鍵是要先搞清楚資訊如何設置、在什麼情況或條件下可以產生啟動效應,把大腦的思維限制在一個範圍內,這時候大腦就會試圖解讀資訊。心理學家 Daniel Gilbert 說「在理解一個陳述之前,大腦一定會先試圖相信它。如果這個陳述正確的話,你必須先瞭解它說的是什麼意思(賦予它意義)」,我們不會先選擇質疑資訊,而是先在腦海建構資訊的形象再解釋它。

想到去年被驗出生菌數超標的洗手乳,在商品頁面上不斷強調「全面抗菌、天然保濕因子、無添加石化起泡劑」,這些詞語都是為了讓消費者安心,而消費者接收到訊息後,直覺會形成徹底殺菌的潔淨想像,自然不會質疑產品是否有真的符合檢驗。

✦ 輕鬆獲取:大腦渴望少付出,快速解決自身的問題

大腦渴望的不只是資訊含量上的少,而是「投入和付出的代價少」,「現在的人被各種事情分割著注意力,時間是有限的,但是爭奪這些時間的事情卻是無限的。(p.63)」。以「英文口說」的 Google 搜尋結果為例,我發現到 SEO 排名前三頁的標題都帶有「每天 10 分鐘、3 個密技、做這 2 件事⋯⋯」等帶有具體數字的文案,暗示你只需要付出很小的努力,就能達成目標。

作者還有提到南丁格爾發明的「南丁格爾玫瑰圖 (Nightingale’s Rose)」,用數據圖像化的方式呈現醫療小組的工作成果,直觀表示死亡率下降的情況。「一項功能、一個數字、一種方式,如果不能上升為一種情景和畫面,資訊的到達率將會大大降低。(p.83)」,生動形象的圖表讓大腦容易獲得資訊,如果不能容易獲得,我們就可能漠不關心,或是啟動「理性鎖」的判斷。

--

--